无标题文档
您好!今天是:
本网站系校园文学类专业网站,欢迎大、中、小学生,校园文学爱好者以及专业作家荐稿赐稿,欢迎各级各类学校及文学社团加盟本网站。  
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 
  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散文大观 小说博览 童话列车 故事传奇 诗歌沃野 精品连载 剧作舞台 作文精选 新人新作 新星专刊 名校风采 写作词典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精品连载 >> 内容

中国男孩(头)

作者:景文周 来源:  时间:2010/8/25 10:24:21 点击:2607

  核心提示:宁静的度假公园海滩,幽蓝的海水泛着白色的涟漪。海平面深处,苍翠的远山以及山峦里楼舍俨然的建筑群,犹如神秘的海市蜃景,在水面上漂浮着,运动着,若隐若现。灼灼逼人的阳光照得沙滩 上银光闪烁。海水拍击着岸边的礁石,好似空旷的草原上牧民偶尔甩响的长鞭。海鸥也“噢噢”叫着,在海平面上空盘旋,给这宁静的海滩以更...
    宁静的度假公园海滩,幽蓝的海水泛着白色的涟漪。海平面深处,苍翠的远山以及山峦里楼舍俨然的建筑群,犹如神秘的海市蜃景,在水面上漂浮着,运动着,若隐若现。灼灼逼人的阳光照得沙滩 上银光闪烁。海水拍击着岸边的礁石,好似空旷的草原上牧民偶尔甩响的长鞭。海鸥也“噢噢”叫着,在海平面上空盘旋,给这宁静的海滩以更多的生机。
    还有人。
    蘋正躺在咫尺海水的沙滩上。柔美的躯体,白嫩的肌肤。遮挡着女孩身上最神秘部位的两件玄色内衣,犹如两只饿昏了头的乌鸦扑跌在女孩那软绵绵的丘陵间。海水轻轻拍击着蘋腿下的沙滩,水花溅在柔白的肌肤上。蘋一激凌,从沙滩上跃起。海水中还有个搏击风浪的男孩,裸露着被晒得黝黑的膀子,怪兽般从水里窜出,和跃起的女孩拥抱在一起。黑白交接,阴阳相济,滚翻,狂吻……
    韩冲“啪”一下关掉电视。
    峥在一边嚷嚷起来:爸你关电视干吗?
    睡觉去!韩冲向儿子发出驱逐令。
    我闭上眼睛行吗?儿子乞求。
    睡觉去!
    男孩只得回房间睡觉。
    贪睡是少年最大的奢侈。峥在奢侈中进入了梦乡。
    青青的草原。蓝蓝的天空。
    棉絮般的白云好像峥少年时代的记忆悠然在蓝天里飘曳。峥裹在那大片云朵里。云朵突然幻化成了一匹马,天马。峥纵身一跃骑上了马背。
    天马在蓝天里驰骋。
    峥在马背上颠簸,悠然自得地。
    峥咱们去哪儿呀?那匹叫牝的天马问。
    随便,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峥说,轻轻拍了下牝的面脥。
    牝回首,默默地望着峥。峥俯下身去,双手环抱牝的脖颈。
    峥在马背上颠簸,颠簸,仿佛坐进了八抬大桥行走在蛮荒时代的山野上。蓦然,牝的前蹄幻化成了一双白嫩的手,白得如峥眼前飘动的云。峥大惊,牝怎么变成了一个女孩?如《笑靥佳人》中蘋一样漂亮的女孩。那女孩紧紧拥抱着峥,开始吻峥的额,吻峥的脸,吻峥的唇。吻得峥心里热浪汹涌,吻得峥下边那个小东西开始膨胀。
    白云悠悠。
    牝载着峥在蓝天里飞翔。
    峥在牝的背上颠簸,颠簸,颠簸。那小东西也越胀越坚强,胀得峥心里好急躁好难受。该撒尿了。峥想,欲让牝停下来。可是牝,好像明白峥的心事,好像故意刁难峥,反而奔驰得更烈了。峥环抱着牝的脖子,整个身体在马背上跌宕。
    突然,峥感觉身下一热,那胀得令他难受急躁的小东西渐渐萎靡下去。
    迷朦中,峥意识到自己尿床了。
    峥小时候就尿床,一直尿到八岁。后来不尿床了。听妈说,他不尿床是喝了妈为他特制的阴阳茶。妈将烙好的单馍垫在峥睡觉的床单下边,峥尿床洇湿了烙馍。妈取出那烙馍,在鏊子上焙焦,擀碎,开水沏茶,再放入红糖让峥喝。峥不知情,喝那红糖茶时感觉味道怪怪的。喝了几次,峥果然渐渐不尿床了。峥长大了。大孩子都不尿床。
    可是,可是,已上初中的峥为什么又尿床了?
    峥一激凌醒了。
    醒来的峥打开电灯,掀起毛巾被,屁股下床单上有一片湿渍。他连忙脱下内裤,里面,黏糊糊一片。峥吓坏了,慌忙找来纸巾擦拭。那东西像胶水,一抹,糊涂得到处都是,还带着腥臊。索性,他不擦了,将内裤团在一起塞进床头柜子里。
    峥没有了睡意。
    靠在床头,望着那白云般飘动的天花板图案,峥想到了大人说的“跑马”。
    跑马,普通话叫“遗精”。
    十四岁的峥第一次遗精了。
    峥叫韩峥,同学们都喊他“峥”,于是姓氏就略了。
    峥也不喊同学们的姓,见面直呼翔、龙、猇、楠。除非老师点名,同学之间很少称姓,叫名多亲善呀!《三字经》里不是也提倡亲善吗?“亲师友,习礼仪”;“孝与亲,所当执”。峥从一个叔叔那里学的。叔叔是记者。
    韩冲说:峥你可得好好学习,看你叔叔,人家都是大记者了。
    峥说:我才不当记者呢!
    为什么?记者问。
    记者爱做假。听人说,报上的报道大都是假的。
    韩冲瞪了一眼睁:瞎说。你叔叔可从来没做过假。
    记者没有反驳,望着峥在沉思。
    对于遗精,峥从书本上了解一些。那是男孩长大的标志。可是,怎么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呢?而且是在那种情景下发生。太玄妙了。蘋和牝的影子不停地在峥的眼前浮现。牝明明就是蘋嘛!牝,蘋。猛然间,峥又想到了同学楠。
    楠是峥的同桌。一天下午,几个同学互相起绰号。棒槌、灯泡、痞子、刺猬、鸭子、拐、毛毛虫。峥问楠:你叫什么?楠在纸上写了个“娉”字,说我叫“pín”。
    峥说那不读“pín”,读“pínɡ”,“娉婷”的“娉”。
    楠说,我就读“pín”,就读“pín”,气死你!
    峥说,好好,叫你“pín”,“贫乏”的“贫”。
    楠嗔怒:你才贫乏呢,痞子!
    楠给峥起的“痞子”。
    楠是娉是蘋是牝?峥迷惑了。冥冥中,他觉得,她们之间或许有些联系。
    一个多月后,峥第二次梦遗。
    第二次梦遗还是在马上。峥骑着一匹枣红马,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奔驰,一会儿跃上岭顶,一会儿跌下岗底。朦朦的天,青青的原,还有鸟,北方草原上常见的鹰。马在草地上驰骋,峥在马背上颠荡。他快乐极了,忽而抱着马的脖子,忽而扬鞭策马。那丘陵,那绿野,那雄鹰,瞬间都抛在了他的背后。峥又感觉到了身下的热能,暖暖的,酥酥的。突然,马打了个趔趄,峥从马背上摔了下去。
    峥从梦中醒来了。
    醒来的男孩知道自己又遗精了。然而奇怪的是,那马没有像先前那样幻化,也没有像女孩蘋那样抱他、吻他。马就是马,马一直跑,可他还是发生了那事。
    “跑马”,发生在男孩身上的玄机。

作者:景文周 来源: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 
关于我们 | 论文发表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友情链接: 许昌人才网 河南招生网 许昌信息港 许昌门户 网站建设 许昌百姓网
链接申请
版权所有:中原校园文学网 广告合作请联系QQ:137282805 技术支持:[春秋网络]